当前位置:学术活动
体育学院陈香仙教授应邀出访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体育学院陈香仙教授应邀出访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将骨膜压揉法和运动康复带到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王室。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期间,陈香仙教授精湛的专业技艺不仅解除了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王室成员的病痛,而且赢得的他们的尊重,同时扩大安徽师范大学影响,为国家赢得了荣誉。

现将陈香仙教授撰写的几篇出访感想提供给大家共同分享:

 

 

我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行(一)

安徽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陈香仙

在我国正是草木萌动,百草新生,大地草绿如茵,繁花似锦之际,我受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王室的邀请,前往该国作《运动康复和骨膜压揉法》的讲学和给王室成员的治疗。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简称阿联酋,俗称沙漠中的花朵,是一个以产油著称的中东沙漠国家,位于阿拉伯半岛东部,北濒波斯湾,海岸线长734公里。西北与卡塔尔为邻,西和南与沙特阿拉伯交界,东和东北与阿曼毗连。面积83600平方公里。人口508万(2010),外籍人口占83%,主要来自印度、巴基斯坦等国。阿拉伯语为官方语言,通用英语。
  国际航班到达迪拜时,迪拜还处在沉睡之中,黑夜中的迪拜是灯的海洋,海岸边世界第一塔迪拜塔直插云霄,像石林般的摩天大厦亮起五彩缤纷、炫丽多彩的灯光,加上大厦外墙的广告牌及附近住宅的照明灯光,构成一片美丽的夜景。飞机舱门打开的一瞬间,我就感受到阵阵热浪,这里已经是夏天了,平均气温在36度。刚出机场就受到王室的热情接待,让我坐上豪华的商务奔驰车前往首都阿布扎比。从迪拜到阿布扎比需要两小时的车程,一路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高速公路四通八达、道路两旁200米内绿草茵茵,树木整齐,椰枣树随处可见,路上车辆不多,行人稀少,显得宁静、祥和。
  经过两小时的旅途,我到达了首都阿布扎比(Abu Dhabi),早晨的阿布扎比较为凉爽,空气中散发着湿润的海洋气息。该城市位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中西边海岸,位于波斯湾的一个T字形岛屿上。城区建筑大部分是典型的穆斯林风格,也有许多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马路宽阔,商店琳琅满目,道路旁行人较少,但奔跑的汽车大多是奔驰、宝马的商务车,出租车是日本丰田产的皇冠。随处可见大小规模不同的清真寺,世界上最大、最豪华的清真寺也坐落在这里。阿联酋的大多数酋长国信奉伊斯兰教,伊斯兰教分有逊尼教派和什叶派,阿布扎比以逊尼教派为多,而迪拜则以什叶派居多。
  经过短暂的休整,我被接到了本·拉希德·阿勒马克图姆王室位于阿布扎比的家,这个家大的吓人,从外面看,足有四百米田径场那么大。接待我的家庭外科医生告诉我,这个国家的每个王室家都这样大。我举目四望,果然周围都是长长的围墙,坐落着几个王室的家。大门高大气派略显森严,有多名警卫站岗,进入后首先印入眼帘的是别墅、清真寺、椰枣林、花园、动物园、游泳池和十多辆名贵的汽车。别墅里面有多个大小不等的客厅,摆满了沙发,空气中弥漫着“孜然”气味(像我国常用的茴香),CD机中播放着古兰经,室内气氛显得悠扬肃穆。几位谢赫(公主)端坐客厅中聊天,佣人们忙碌的穿梭着,巨大的餐厅摆满各种镀金的餐具,丰盛的午餐让我品尝了地道的阿拉伯美味。
  午餐后我见到了酋长的母亲,她端坐在沙发中,显得端庄、高雅,略显疲惫。这次就是因她的健康问题,邀请我前去治疗。两名家庭医生(一名内科、一名外科)告诉我,三年前谢赫因腰腿疼痛不能走路,医生诊断为椎间盘突出,曾两次前往美国进行手术治疗,现仍然不能行走,身体肥胖而虚弱,无休止的疼痛让她痛苦不堪。我给她作了触诊和运动功能检查,发现她的颈背部肌肉僵硬且疼痛、双腿高度肿胀、有几处皮肤溃烂、膝关节不能伸直。影像学报告椎间盘已无明显突出存在,我认为她的疾病和功能障碍,主要因腰背部、臀部、盆底部、腿部的软组织病变所致,骨膜压揉和运动康复疗法应该适用于她。我在她的颈部、背部、臀部做了压揉,手法松解了盆底部、膝部的肌肉粘连,还让她做了被动和主动康复运动。治疗结束时,颈背腰部已能自主运动,腿部肿胀明显下降,皮肤松弛,膝部能伸直,身上疼痛减轻了一半。她高兴的连连说Thank you! Thank you! 接着,她就给王室的其他成员打电话,说我医术如何神奇、如何高超等等。接下来几天,我就不停穿梭于王室的各家庭之间,有多位存在慢性疼痛和功能障碍问题的谢赫,请我做治疗,均取得显著效果。我发现她们大部分妇女所患的颈、背、腰、四肢等部位的疼痛、肿胀、酸麻木症状,都与她们不需工作,生活太优越,又无运动理念息息相关,我们中国的推拿和运动康复最适合于这些性疾病疾病和运动系统障碍的治疗。

 

 

我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行(二)

安徽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陈香仙

阿联酋是热沙漠气候,全年只有两个季节-夏季和冬季,很少下雨。阳光普照,蓝天烈日是阿联酋的气候特征。初夏的阿布扎比天气一天比一天热了,我有点不适应,人倍感疲劳,但这里的一切都让我新鲜好奇。

第三天晚上,我被邀请参加了王室组织的颂解古兰经妇女例会,例会在拉希德家的院子里进行。因为在阿拉伯国家,只有男性才能进清真寺祷告。下午五点后,陆续来了被邀请的阿布扎比当地有名望妇女,有单独来的,也有带着姐妹或女儿来的。她们身穿黑袍、头披黑巾、脸上朦着黑面沙,地位高等的妇女脸上带着“工”字形面罩。进来后,先洗手后洗脚(祷告前必做),朝着西方跪下叩头颂经,接着相互问好,对我这位来自中国的女性,都表现出极大的热情与友善。七点钟颂经会开始了,有三十多名妇女参加,大家很规矩的跪坐在阿拉伯地毯上,聆听专业古兰经老师解读古兰经,边读边解说。听众中如有不懂之处可以提问,大家相互讨论,颇有学术讨论会的气氛。

颂经会结束了,谢赫请大家共进晚餐,有几位还带着礼物分发给大家。谢赫告诉我,穆斯林国家是一夫多妻制,妇女地位低下,受教育机会不多,她们主要工作就是生儿育女和吟诵古兰经。一些低层妇女对古兰经不甚了解,也没有多少文化,这将对伊斯兰教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传承带来影响。所以,她是义务组织颂经会,让妇女们能提高知识,领悟古兰经的真谛。听后,令我肃然起敬,觉得她是位了不起的谢赫。

 

 

   我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行(三)

安徽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陈香仙

 

昨晚我来到王室的故乡阿莱茵,因这边几位王室成员也患有各种慢性疾病,希望得到我的医治。阿莱茵是阿联酋唯一四面不靠海的内陆城市,城区面积很大,人口不多,大道旁不仅有高大的桉树、椰枣树和灌木树丛,还建有修整得各具风格的大大小小花园、绿草地和喷水池,居民们在公园中乘凉。商店开张营业,顾客行人不多,当地妇女在丈夫或是父亲、兄弟的陪同下在商场购物,如果女子单独上街、或没有罩面纱,会被视为不良妇女,会受到家人特别是男人们的严厉批评。

早晨的太阳就把阿莱茵市区照的透白,从远处的清真寺中传来了响亮而悠扬的古兰经曲,这是提示人们一天中第一次祷告开始了。早餐后,我特地穿上了长袖长裤,因伊斯兰国家男女着装保守,不穿吊带装、短裤、短裙等,我尊重他们的风俗习惯,但还没出门就已经汗流浃背了。不一会儿,我被接到了王室的家,受到谢赫的热情招待。眼前的家又大得吓人,足有一个街区大,四周被典型的穆斯林风格的围墙围着,里面种着各种花草,绿树成荫,鸟语花香。在他们那里,养一颗树,一年需要3000迪拉姆(5400人民币),你家是否富有,就看你家种有多少树,即有家富不富,看你家有多少树之说。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在这家治疗的两个病例。
  病例一:男少年,人稍显肥胖,主述两腿膝关节疼痛,左右腿不等长,跑跳动作不自如,病程4年。两年前腿部曾接受微创手术治疗,无明显作用。除此,身体无其它器质性疾病。
  查体结果:骨盆倾斜且伴一侧前旋,腰椎稍侧弯,两腿长度相差2.3cm,不能全蹲,髌骨不能上下滑动,膝关节疼痛明显;腰部、臀部、腿部肌肉僵硬又疼痛。要解决三个问题:两腿不等长、膝关节疼痛、不能全蹲。
  治疗方案:压揉了腰部一侧的腹横肌、腹内斜肌、腹外斜肌,臀部肌肉、骶结节韧带;再压揉髌骨周围、股四头肌、特别是股直肌以及大腿腿后的股二头肌、半腱肌、半膜肌和小腿三头肌。一小时后检查:骨盆水平、双腿等长、能轻松全蹲、双膝疼痛减轻一半。为了能很好的维持手法治疗效果,嘱咐少年在家做抗阻运动康复训练1个月。
  运动康复方案:俯卧伸展、仰卧起坐、侧卧起坐、抗阻力斜角下拉和举高;抗阻力仰卧直腿上、左、右方向摆动、俯卧抗阻伸膝、坐位抗阻力伸展小腿、深蹲、站立抗阻力快速踢。
20
天后回访结果:双腿等长、骨盆水平、双膝疼痛消失、轻松蹲起、跑跳自如,完全康复。
  病例二:女青年痛经手到病除。这是意外碰上的,给少年做治疗时,他的姐姐正在床上捂着肚子翻滚着、呻吟着,脸部表情极为痛苦。女佣告诉我,她正经历每月一次的煎熬,只要生理期来时,整个人就瘫痪了提到痛经生理期不顺等问题,几乎绝大部分女性或多或少都有这方面的困扰,有的人干脆忍一忍就过去了,或用止痛剂来暂时缓解,也有人什么药物都无法解决,严重者引起不孕不育、习惯性流产和子宫肌瘤等病症。在国内,我曾经用压揉手法治疗好许多痛经患者,今天让我遇上了,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查体结果:骨盆倾斜、脊椎旋转错位、整个腹部胀的像个球,腹内压很高,伴有胃痛和呕吐。

治疗方案:手法压揉腹部的腹直肌、隔肌、腹内外斜肌及腹横肌和髋收肌及背下部的软组织,松解上述部位肌肉的痉挛、肿胀和紧张。通过手法压揉,解除肌肉等病变软组织对子宫和卵巢的压迫,人工去除骨盆周围充血,松弛舒张腹膜,顺利排出经血。经过治疗40分钟后,痛经、胃痛和不适症状消失。女青年高兴的热泪盈眶,握着我的手不知如何表达谢意,最后给了我一个深情的拥抱。虽然我的治疗取得显著的效果,但还有些残留的问题未能解决,为了保证疗效,我教给她几个关键的自我按摩技术,同时建议在饮食上做些调整,增加对症性的营养素补给。叮嘱她坚持按我给的方法进行,就能像正常女性那样月月健康,快乐每一天。

 

    我的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之行(四)

安徽师范大学体育学院 陈香仙

 

每天治疗五六个病人使我的体力消耗很大,加上饮食不适应,人倍感疲惫。昨晚上,谢赫说明天是阴天,在这里是难得遇上的,想邀请我去游玩,我立即答应了,人的精神也好了许多。她有三项游览计划让我选择:一是大海中钓鱼、二是去沙漠冲沙、三是阿布扎比一日游,我选择了去大海中钓鱼。

第二天早上,她带上3个佣人和一大堆吃的,还有一台小冰柜的出发了。到了码头,看到停泊着许多大小不等、风格各异的游艇和冲锋艇。谢赫介绍说,这些游艇都是私人的,她家有两艘游艇和三艘冲锋艇,在周末或节假日时会乘船出海,接着请我上了她的游艇,让我坐在驾驶舱前的位置上。我正在担心由谁来驾驶时,谢赫已经非常娴熟的操作起方向盘了,她自豪的说,她是这儿数一数二会驾驶游船的女性。一路上开的飞快,船两侧溅起了高高的浪花,眼睛都睁不开,我转身看着她,可惜我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但我肯定此时墨镜后的眼睛中一定射出坚毅的眼神、面纱里的脸上溢满了得意与骄傲,黑袍中跳动着狂野的心。经过近一小时的航行,我们到达了海中小岛,上了一艘很大的豪华游船,原来这是也谢赫家的,佣人们上游船准备午饭去了,而我们继续向深海航行。

船停在航标的附近,钓鱼开始了,刚把挂满钩子的长长鱼线放入海中,就有鱼儿上钩了,一拉就一串,这比池塘钓鱼容易多了,而且还不用诱饵,我按奈不住了,也照着谢赫的样子钓了起来,还真钓了几条。但是,不一会儿,我感觉心中很闷、想呕吐、身体无力、脸色惨白,我知道这是晕船了。真是扫兴,当我正在责怪自己时,谢赫用矿泉水从我头上浇了下来,衣服也湿了,这是干嘛?把我吓的不轻,心情非常紧张,正在惊恐时,她用大围巾把我的头紧紧的包住。说也奇怪,没过3分钟,我所有的晕船症状消失了,就像没有发生过。事后谢赫告诉我,这是一种解除晕船、晕车、晕机非常有效的方法。真是给我上了一课,已经深刻体会到它的神奇。

回到停泊的游船上,佣人已经做好了丰盛的饭菜,不一会儿烤箱也把钓来的鱼烤熟了,鱼香味四处飘散,浸人心肺,我拿了条撕着吃了起来,这是我有生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鱼了。谢赫说今天要让我体会真正阿拉伯人进餐习俗,用手抓饭吃。先用手抓一些饭菜在盘子中,在上面挤上数滴柠檬,撒上“孜然”粉,用手搅均匀,再捏成小团喂进嘴里。她还教我用右手进食,左手辅助,因为在阿拉伯习俗中,视右手为纯洁的、吉祥的,而左手是肮脏的。